山东能源外网 内网

当前位置: 首 页>>企业文化>>文化长廊>>正文

文化长廊

怀念父亲

2018年01月09日 泰安煤机 宋英敏 点击:[]

我的父亲姓宋,名之瑞,字雪亭,1922年6月2日出生在德州夏津西关。15岁在夏津师范读书之际,“七七事变”爆发,大批热血青年奔赴抗日前线,3岁便失去母爱的父亲上完最后一课,瞒着祖父报名参加了临、武、夏、邱四县宣传队,演出抗日救国节目。三年后改学电台,老师名叫李甫轩,东北籍共产党员。

1938年,抗日爱国名将范筑先及700余名将士在聊城保卫战(近期热播电视剧《热血将军》)中壮烈殉国,其下属的十支队被八路军总部改为“筑先支队”,三支队队长齐子秋(剧中名为齐子修)投敌,其余各支队被国民政府收编为山东保安二十二旅,旅长周致中,率部在临清、恩县等地继续坚持抗日游击战。我父亲是该旅的电台台长,那年19岁。

1943年大年初一,父母住在恩县管尔庄。一大早听说鬼子快要进村了,父亲赶紧把架在房顶上的电台天线收藏起来,母亲则抱着还未出满月的孩子躲到邻居家里。鬼子进村后并没有停留,而是穿过该村直扑国军的一个独立团驻地。二十二旅得到求援情报后,周致中立即率部救援该团。途经夏津苏留庄村东的一片大沙滩时,遭日军埋伏,毫无防备和掩体的二十二旅将士就地反击,战斗从早上开饭打到日头西落,终因兵力、武器悬殊,自周致中以下2000余人惨死在日军装甲兵的枪炮之下。后由当地村民挖了十几个大坑群葬了。我父亲的报务组因未与大部队一起行动而幸免于难。劫后余生的十几人化妆转移至济南谢家营继续坚持抗战。

日本投降后,父亲考入济南空军电台任组长。1947年吴化文率部起义,空军解散。父亲经好友颜国夫介绍到新民报社(大众日报前身)电台工作,经常在夜间冒险接受国军情报转交给颜国夫。1948年8月16日,即济南解放后的第二天,颜国夫介绍父亲进入大众日报社任电台组长,享受供给制。此时才知道颜国夫原来是中共地下党员。由于父亲技术高,收、发、译电文一人完成,不用其他电译员,所以当时定工资是全台最高的62.5元。1956年,父亲离开大众日报社,调入泰安邮电局任会计。

由于父亲在国军任职多年,在后来历次“运动”中“理所当然”地成为“整改对象”。1962年被强迫退职,1966年全家被押送回原籍, 1978年,李先念副总理亲笔批示为父亲昭雪平反,1981年复职,分文未补,工资还是三十年前定的62.5元,父亲当时未提任何要求。由于他的档案材料在“文革”中全部遗失,单位没有给按离休,只给按建国前老工人待遇。我们感到心里不平衡,但父亲说:“比比那些埋在地下的两千多冤魂,知足吧!”

父亲一生烟酒不沾,穿着朴素,1997年因胃穿孔、肠破裂住院,一周内两次大手术。术后从重症监护室出来,医生建议他住高干单间病房。尽管父亲医药费全报,但他仍然坚持住普通病房,他说能给国家省一点是一点。2008年5月1日,父亲到医院冲血管,27日猝死,终年86岁。这一突如其来的打击让我们全家悲痛万分。现在离父亲去世已将近十年,但他的音容笑貌任然深深地印在我们的脑海里。

上一条:雪的遐想

下一条:月夜感怀 思乡

当前位置: 首 页>>企业文化>>文化长廊>>正文

文化长廊

怀念父亲

发布日期:2018年01月09日    点击:

我的父亲姓宋,名之瑞,字雪亭,1922年6月2日出生在德州夏津西关。15岁在夏津师范读书之际,“七七事变”爆发,大批热血青年奔赴抗日前线,3岁便失去母爱的父亲上完最后一课,瞒着祖父报名参加了临、武、夏、邱四县宣传队,演出抗日救国节目。三年后改学电台,老师名叫李甫轩,东北籍共产党员。

1938年,抗日爱国名将范筑先及700余名将士在聊城保卫战(近期热播电视剧《热血将军》)中壮烈殉国,其下属的十支队被八路军总部改为“筑先支队”,三支队队长齐子秋(剧中名为齐子修)投敌,其余各支队被国民政府收编为山东保安二十二旅,旅长周致中,率部在临清、恩县等地继续坚持抗日游击战。我父亲是该旅的电台台长,那年19岁。

1943年大年初一,父母住在恩县管尔庄。一大早听说鬼子快要进村了,父亲赶紧把架在房顶上的电台天线收藏起来,母亲则抱着还未出满月的孩子躲到邻居家里。鬼子进村后并没有停留,而是穿过该村直扑国军的一个独立团驻地。二十二旅得到求援情报后,周致中立即率部救援该团。途经夏津苏留庄村东的一片大沙滩时,遭日军埋伏,毫无防备和掩体的二十二旅将士就地反击,战斗从早上开饭打到日头西落,终因兵力、武器悬殊,自周致中以下2000余人惨死在日军装甲兵的枪炮之下。后由当地村民挖了十几个大坑群葬了。我父亲的报务组因未与大部队一起行动而幸免于难。劫后余生的十几人化妆转移至济南谢家营继续坚持抗战。

日本投降后,父亲考入济南空军电台任组长。1947年吴化文率部起义,空军解散。父亲经好友颜国夫介绍到新民报社(大众日报前身)电台工作,经常在夜间冒险接受国军情报转交给颜国夫。1948年8月16日,即济南解放后的第二天,颜国夫介绍父亲进入大众日报社任电台组长,享受供给制。此时才知道颜国夫原来是中共地下党员。由于父亲技术高,收、发、译电文一人完成,不用其他电译员,所以当时定工资是全台最高的62.5元。1956年,父亲离开大众日报社,调入泰安邮电局任会计。

由于父亲在国军任职多年,在后来历次“运动”中“理所当然”地成为“整改对象”。1962年被强迫退职,1966年全家被押送回原籍, 1978年,李先念副总理亲笔批示为父亲昭雪平反,1981年复职,分文未补,工资还是三十年前定的62.5元,父亲当时未提任何要求。由于他的档案材料在“文革”中全部遗失,单位没有给按离休,只给按建国前老工人待遇。我们感到心里不平衡,但父亲说:“比比那些埋在地下的两千多冤魂,知足吧!”

父亲一生烟酒不沾,穿着朴素,1997年因胃穿孔、肠破裂住院,一周内两次大手术。术后从重症监护室出来,医生建议他住高干单间病房。尽管父亲医药费全报,但他仍然坚持住普通病房,他说能给国家省一点是一点。2008年5月1日,父亲到医院冲血管,27日猝死,终年86岁。这一突如其来的打击让我们全家悲痛万分。现在离父亲去世已将近十年,但他的音容笑貌任然深深地印在我们的脑海里。

上一条:雪的遐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