儿时的记忆-山东能源重装集团

山东能源外网 内网

当前位置: 首 页>>企业文化>>文化长廊>>正文

文化长廊

儿时的记忆

2018年01月25日 泰安煤机 王海峰 时磊 宋安坤 点击:[]

小时候,宿舍区里的孩子们总愿意聚在一起玩耍,桥头上、河沟里、小广场,总能看到孩子们成群结队的身影。到了冬天,我们就老是期盼着老天能够下场雪,然后在一起堆雪人、打雪仗。

那个时候的雪比现在来的更勤、更大,一夜之间便在小广场的地面上堆积下厚厚的雪。第二天便有三三两两的小伙伴的身影,一个个吸溜着大鼻涕,没有工具,用冻红的双手捧起一把一把的雪,堆出个大雪人。雪人一成不变是小脑袋大身子,身体两边各插一把扫帚,水桶做成帽子。随着聚集的孩子越来越多,大家自愿分组,两队开始互相攻击,那是我们下雪天最开心的事情,每个人打完雪仗后几乎都是一身的雪,额头留下的汗滴冒着热气,脸蛋冻得红彤彤,但是依旧不亦乐乎。

有时候,桥头还会来一位中年大叔,架起一个黑乎乎的转炉,这就是小孩子们又爱又怕的“崩爆米花”的。小时候的孩子零食稀少,爆上两炉爆米花,能吃上一个星期。大叔一来,大家便一起围过去,那里又暖和又有着浓浓的米香,让小伙伴们舍不得离开。“东入吴门十万家,家家爆谷卜年华,就锅抛下黄金粟,转手翻成白玉花。”转炉在炭火的加热下,炉内温度渐渐升高,米粒在炉内膨胀爆裂,用不了多久一炉便烤好了。当大叔站起身来的时候,小女孩们捂着耳朵尖叫着跑开,男孩子们故作镇定立在原地,甚至连耳朵也不堵,以此来显示自己的“英雄气概”。只听 “咚”的一声,白花花的米花喷洒而出,浓浓的香味飘荡在周围,让人们垂涎欲滴。大人们用盆盛的满满的,招呼自己的孩子回家享用。在外面冻的冰凉的小手往米花堆里一插,立刻就被温暖幸福的感觉包裹。捧起一堆来送到嘴边,张嘴一咬,米香灌满口腔,绝对是那个时期难得的美味。

这就是儿时的记忆,我们心中永远的最纯真的记忆,始终充满着开心快乐的味道。

上一条:开往春天的列车

下一条:雪的遐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