/images/biaozhi.jpg
设为首页  |  加入收藏
 首 页  走进重装  新闻中心  产品展示  党群工作  安全生产  科技创新  企业文化  民生通道 
山东能源外网 内网
当前位置: 首 页>>企业文化>>文化长廊>>正文
想念母亲——写于2007年春节
2018-05-11 16:41 兖州煤机 平思禹 

母亲走了,带着对父亲和我们兄妹的无限牵挂,匆匆走了,走完了她短暂而辛苦的一生,母亲走的太匆忙了。

与天下所有的母亲一样,慈祥、和蔼,母亲深深的爱着父亲与我们兄妹三个,对所有的人,包容、厚爱……想起母亲,泪水总是控制不住,夜里一次次打湿枕头……

母亲在姥姥家排行第三,也是家里唯一一个没有上过一天学的女儿,姥姥去世早,留下姥爷一家七口人。按农村风俗,长姐为母,本不属于母亲的责任,而母亲却默默无闻的承担下来,起早贪黑,帮老爷照顾起了全家。也正因如此,母亲成为姥姥家最受尊敬的一个人,作为儿女,我们为母亲自豪。姥爷在世时,每次提起来,总是掩饰不住对母亲的愧疚之情。姥爷走后,在老家,逢年过节都是年小的看望年长的,而每年都是舅舅、姨妈到我家看望母亲,而母亲总是不乐意,每年都要提前去看望年长的舅舅与大姨,母亲大度、厚爱,对任何事情都不计小节。

母亲一生操劳,曾几度因过多劳累而倒下,但每次都坚持顶起来,因为母亲是爷爷家的顶梁柱。听爷爷讲,母亲嫁入我家时,不声不响、悄悄进门,那时家里一贫如洗、四壁皆空,父亲是家里唯一一个男孩,从小被爷爷、奶奶、姑姑宠爱,二十多岁还在上学。爷爷因风寒很早就丧失劳动能力,母亲又成为爷爷家的主心骨,义无反顾的担起了家庭的重担,任劳任怨。

“慈母手中线,游子身上衣。临行密密缝,意恐迟迟归。谁言寸草心,报得三春晖。”母亲为我们兄妹三人耗尽了一生的操劳,付出我们永远也报答不完的爱。我从初中一直到大学毕业,可以说是在母亲无时无刻的牵挂和母爱的滋润中度过,从来没有因家庭困难而受过任何委屈。我家住在比较偏僻的沂蒙山区,祖祖辈辈以种地谋生,靠天吃饭,家庭一直比较困难。高中大学稍有较大支出,母亲却要东借西凑,为我操劳,不让我的学习受到任何影响。上学期间,为了节省路费,我一般每半年回一次家,每次回来,母亲总是乐得合不拢嘴,做我最爱吃的饭,临行前都要为我张罗到深夜,第二天一大早又要早早起床为我做饭。成家以后,因工作比较忙,平时很少回家,结婚几年,仅仅与母亲在一起度过一个春节。平时家里来电话,母亲总是有问不完的话题,唠唠叨叨,老是放心不下,而我有时显的不耐烦。作为儿子,家里的长子,我永远也弥补不了,我愧对自己的母亲,儿子不孝。而立之年,我有了自己的儿子,初为人父,我方知作为父母的艰辛,才懂得母爱明了,父爱深沉的真谛,才深深理解父母养育之恩的代价,作为父亲,我愧对无私的母爱。

母亲走的太匆忙,没有留下一句话,留下的只有太多的牵挂,弟弟未成家,妹妹刚成年,父亲孤独无助。母亲走时,全体村民都自发的来为母亲送行,父亲已经欲哭无泪……

上天,如果您真的存在,我祈求您善待我的母亲,让她老人家在天国好好休息。

值此母亲节到来之际,衷心祝福全天下的母亲幸福安康。

关闭窗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