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东能源外网 内网

当前位置: 首 页>>企业文化>>文化长廊>>正文

文化长廊

舌尖上母亲的味道

2018年06月13日 乾元公司 李靖 点击:[]

《舌尖上的中国》一至三季美食的纪录片在央视热播,让人感觉非常过瘾。我已经老大不小了,算是走过南闯过北,去过不少的地方。从东北三省到广东、深圳,从重庆、成都到北京、上海、天津、浙江、江苏,还去过荷兰、比利时、匈牙利、捷克、斯洛伐克。吃过的天下美食不少,如重庆、成都的火锅,东北的杀猪菜,粤菜,杭帮菜、上海菜、胶东、大连、秦皇岛的海鲜,无锡的湖鲜,离我们近的有博山的酥锅、鱼肚汤、豆腐箱,莱芜的羊汤、颜庄的牛肉、鄂庄的肴肉,新泰的粘糊鸡。然后,最让我难以忘怀的却是母亲做的饭菜。

记得小时候,家里很穷。母亲已经从公办老师转为民办老师,在家带着我们兄妹三个,家里只有父亲一个人微薄的收入。当时父亲在潘西矿工作,在外人眼里毕竟我们家里有人在公家上班,经常可以吃到矿上食堂的美味。有一次,父亲从矿上食堂拿来几块炸辣椒,外面包裹着一层金色的面糊。我拿在手里,兴奋地吃起来。后来看到同伴眼巴巴地看着我,就让他吃外面的面糊,我只吃里面的辣椒。可见我的童年时代物质是多少的匮乏。母亲想尽一切办法,为我们弄好吃的。最经常吃的就是韭菜炒土豆丝。到了夏天,最便宜的菜莫过于韭菜和土豆了。把韭菜和土豆丝切的一样长,用油炒炒,然后用来卷煎饼,特别好吃。参加工作后,偶尔吃过这个菜,可是没有了母亲做的味道。

由于小时候生活困难,所以吃饭时常常会没有菜,只有煎饼。于是,我就喜欢吃生葱、姜、蒜这俗称“莱芜三辣”调味用的东西,当做我的菜肴。后来,母亲想了一个办法,就是用捣蒜用的蒜臼子把蒜、辣椒和咸菜放在一起捣碎,然后卷煎饼吃。这个母亲自己发明的做出的菜非常开胃,有时,我一气能吃六、七个煎饼。一次,我三婶看到我吃的这么香,非要和我母亲要来吃,结果一吃,她辣得直骂,这是什么鬼东西,这么难吃,可是你的二小子吃得这么香,真是奇了怪了。有时,母亲摊完煎饼后,会用热鏊子摊一个面粉做的面煎饼。和煎饼不同的是,面粉做的煎饼软软的,用蒜泥加盐搅拌一下,做成了一道非常美味的菜肴,在那个年代帮我们解馋。

在物质非常匮乏的年代,当时没有现在的反季节蔬菜。母亲从电视里学会了做保鲜西红柿。先把西红柿洗干净,切成条,然后在开水里煮熟,再把西红柿放在用开水洗干净、瓶口朝下滴光水的输液瓶里。母亲后来告诉跟她学的人这一点很重要,不然,西红柿存不到第二年的春天就烂掉了。西红柿做好后,盖紧瓶子并封好蜡,放在阴凉处,那个时代是没有冰箱的。到了过年的时候,每到家里来了重要客人,母亲会做一个西红柿鸡蛋汤,让所有的食客诧异万分。因为在当时,冬天是吃不到新鲜的西红柿的。母亲这时会骄傲地炫耀一番,告诉客人的具体做法。

母亲做的面食也非常好。比如鸡蛋面条,黄黄的,有着浓浓的鸡蛋的香味。豆面面条,粗粗的,但有种特殊的豆香,加上绿绿的小葱,喝着面条汤,别提多美了。母亲的饺子也做的非常好,各种馅的,如韭菜肉,白菜肉,芹菜肉,羊肉的、牛肉的、三鲜的,豆腐粉条的。母亲做的饺子又特别,个大,馅多。如果有人吹嘘自己什么也吃过,说二条腿的人没吃过,四条的桌子没吃过。那我要告诉他,二条腿的人我也吃过,你信吗?那时我准备参加高考的时候,有次我中午放学回家,正好母亲在包水饺,是牛肉馅的。我于是狼吞虎咽地吃起来,姐姐在旁边看着我,问我好吃吗?我边吃边说,好吃。我上大学以后,姐姐有一天告诉我,母亲给我吃过胎盘做的水饺,还说起了当时问我好吃不好吃。我当时很愕然,但是我的内心充满了感动,听人说胎盘能增加抵抗力,是大补的东西,母亲为了我能考上大学用尽了心思。

母亲原来是公办老师,家庭妇女干的活一开始她不会。但是母亲聪明,慢慢什么也学会了。包括炸油条、做豆腐、包粽子。记忆里最深的就是包粽子了。小时候我最喜欢吃粽子,可是母亲不会做,只好去外面买。但是又怕别人笑话自己不会做粽子,就在一大早去集市上买。后来,我们兄妹三人都结婚成家了,按莱芜的风俗,五月端午要看闺女,必须要带上粽子去看。母亲下决心开始学习包粽子。先是买来糯米和红枣,再买来粽叶,母亲找来会包粽子的邻居来当老师,很快母亲学会了包粽子。父亲的生日是五月初四,每年我从新汶回莱芜给父亲过生日,临走时,母亲总是带上新包的粽子,然后告诉我女儿哪一种的枣是无核的,哪一种的枣是最甜的。最后,母亲总是说,什么事还是自己会了好呀,你看我一上午就包够你们吃的了,然后母亲开心地笑了。后来我到过浙江的嘉兴,吃过嘉兴的各种粽子,有蜜枣的,有肉的,有蛋黄,还有板栗的,虽然很好吃,但是没有母亲的味道。

看完《舌尖上的中国》一至三季美食,我为该片美食和绝美的画面、构图所感动,特别是片中把美食与中国文化巧妙地融合在一起,是一个民族的文化传统、伦理道德、价值信仰、审美情趣最生动的展现。在深受大家喜爱的男配音李立宏的解说下,让人们做了一次饕餮盛宴的旅行、文化盛宴的旅行。其实美食总是和家人、朋友相连,与幸福相伴的。以前,我曾经信誓旦旦地告诉母亲,要让她吃尽天下美食,看遍天下美景。而现在,母亲已经离我远去了,惭愧的是,只是母亲在北京住院时,我带她去了天安门、颐和园,吃了北京烤鸭、北京的老火锅。

舌尖上母亲的味道是幸福的味道。如今,母亲走了,幸福的味道始终在我心里,永远不会消失……

上一条:粽子

下一条:高考与志向